11月15日,中国人民银行涪陵中心支行网站发布的行政处罚信息公开表(涪银处罚〔2018〕第1号)显示,哈尔滨银行重庆涪陵支行违反有关反洗钱规定的行为被罚20万元。从今年5月份至今,哈尔滨银行多个异地分行共收到5张罚单,累计罚款近百万。

公开资料显示,哈尔滨银行成立于1997年2月,前身为哈尔滨城市合作银行,2007年11月更名为哈尔滨银行,并于2014年3月成功在香港联合交易所主板上市,募集资金净额77.22亿港元,成为内地第三家登陆香港资本市场的城市商业银行。

截至2018年6月末,哈尔滨银行营业机构已达到365家,其中分行17家,支行279家,控股村镇银行32家,村镇银行支行35家,分行级小企业金融服务中心1家。在如此庞大的分支机构体系下,如何实行有效管理?时代周报记者联系哈尔滨银行采访未果,向其董事会办公室发去采访提纲,截至发稿未获回复。

异地机构管理难题

2013年,银监会办公厅发布的《关于做好农村金融机构服务工作的通知》中明确,“允许城商行在辖内和周边经济紧密区申设分支机构,但不跨省区”。

到了2017年末,我国已形成了134家城商行,并有44家城商行实现了跨省经营。其间,哈尔滨银行在跨区域经营上同样实现了“大步走”。2013年末,哈尔滨银行拥有营业机构301家,其中分行15家,支行244家,村镇银行24家,村镇银行支行18家,并在当年内新设立了分行级小企业金融服务中心,佳木斯分行和齐齐哈尔分行2家分行,以及传统支行28家,其中包括了天津、河北、大连金州、重庆涪陵、成都新都等地区支行;截至2017年末,该行的营业机构增加至363家,年报中称“分支机构遍布全国七大行政区”。

黑龙江省内共有2家城商行,另一家为龙江银行,其在资产规模上远低于哈尔滨银行,截至2017年末为2427.25亿元,仅为哈尔滨银行5642.55亿元资产总额的1/2,在分支机构的布局上同样不能与哈尔滨银行相竞争,其营业机构 235 家,其中城区支行169家,县域支行66 家;东北地区另一家在港股上市的银行—盛京银行,其资产规模在2017年末已突破万亿,达到了10306亿元,在5个省份及直辖市设有18家分行,营业机构总数为201家。可见,哈尔滨银行在突破地域限制,进行跨省经营的发展力度更大。

据银保监会、央行网站显示,今年5月14日,哈尔滨银行大连分行信贷管理违法被银监局罚款50万元;7月23日:哈尔滨银行牡丹江违法逾期或未报账户资料遭央行处罚;9月3日,哈尔滨银行佳木斯分行违法管理账户遭央行警告并罚款;10月26日,哈尔滨银行齐齐哈尔分行因贷款“三查”未尽职被罚25万元;11月15日,哈尔滨银行重庆涪陵支行因违反有关反洗钱规定被罚20万元。

除此上述的处罚外,哈尔滨银行在今年年初在证监会网站公开披露的首次公开发行股票额招股说明书中提及,2014–2017年9月14日,哈尔滨银行本行及其分支机构因为违反监管规定被罚23宗,合计罚款金额535.96万元。

对于区域银行的分支机构频收罚单的原因,某全国股份制银行华南区域分行负责人向时代周报记者解释道:“总行对分行及其负责人的激励、约束,并没有比较系统和有效的制度、办法,分支机构有一定的权利和不确定的空间。”

“另外,对分行负责人还有一定的地缘关系,更替成本比较高,在实际执行中总行对分行绩效要求又存在一定的弹性,就形成了对分支机构经营管理不善等问题有一定的容忍度。”上述人士补充道。

记者注意到,在哈尔滨银行2018年中期报告中,对于下半年的展望,该行表示:“一是继续实行差异化的竞争策略;二是积极适应当前形势的变化,强化对资本的主动管理;三是建立多层次、多渠道的资本补充机制,确保资本水平持续满足监管要求。”似乎分支机构管理以及对资产质量上的问题,仍然并不作为当前关注的要点。

不良率持续上升

实际上,哈尔滨银行近年在资产规模、业绩上增速迅猛。据该行年报,在2015–2017年末,哈尔滨银行的营收分别为118.65亿元、141.83亿元和113.08亿元,净利润为45.09亿元、49.62亿元和53.09亿元。

哈尔滨银行曾表示,这是由于“在近年的发展中,不断突破地域限制跨省经营的结果”。似乎也是相同的原因,其在不良贷款余额和不良贷款率表现为逐年上升。同期,哈尔滨银行的不良贷款额分别为20.79亿元、30.82亿元和40.37亿元,不良贷款率分别为1.4%、1.53%和1.7%。

在该行近期发布的中期报告中,不良贷款余额继续增加至45.06亿元,不良贷款率上升至1.79%。其在财报中对不良率上升的原因解释道:“当前经济增长下行压力致使企业生产经营活动持续降温,资金回笼速度放缓,小微企业客户等对资金流转敏感性较强的客户群体的贷款不良率相对偏高所致。”

实际上,在2017年末,哈尔滨银行在逾期贷款总额上就高达93.29亿元,占贷款总额的比例为3.9%,较上年末增加0.3个百分点;今年上半年,逾期贷款总额再增加41.14亿元至134.42亿元,占贷款总额的比例提升至5.4%。这意味着,哈尔滨银行在接下来的报告期内,资产质量仍将承受巨大压力。

联合资信评级近期对哈尔滨银行出具的评级报告指出:“受区域经济增速放缓及中小企业经营困难等因素影响,哈尔滨银行不良贷款规模持续增长。”

值得一提的是,哈尔滨银行在净息差、净利差上呈收窄之势。截至今年上半年,该行净利差为1.66%,净利息收益率为1.88%,分别较去年同期下降0.57个百分点和0.54个百分点。而该行在投资资产规模和占比也有着明显的上升,在2017年末,哈尔滨银行投资资产净额 2045.17亿元,较上年末增长 6.39%,其中以债券、信托和资产管理计划为主,占投资资产总额的70.50%;对此进行的减值准备较上年末提升了25.95%至23.15亿元。

“信托及资产管理计划投资规模较大,在监管要求消除多重嵌套、控制杠杆倍数、限制非标类投资和通道业务的环境下,投资资产结构面临调整压力,并且面临的信用风险需持续关注。”上述评级报告在评级展望中表示。

评级报告还指出:“随着业务快速发展,资本消耗明显,核心资本面临一定的补充压力。”截至2017年末,哈尔滨银行资本充足率、一级资本充足率、核心一级资本充足率分别为12.25%、 9.74%、9.72%,在2018年半年报中,上述指标分别下降至9.61%、 9.63%、12.19%。

在资本金承压之际,“回A”融资对完成H股上市的银行来说已是趋势。哈尔滨银行在2014年成功挂牌香港联合交易所主板后仅一年,就提出了“A股计划”;2015年8月便向证监会提交了申请材料,并在今年年初进行了首次公开发行股票招股说明书,证监会同日披露对该行的反馈意见。

眼看上会在即,哈尔滨银行却在“预披露更新”的阶段上选择了“撤回”,3月16日,哈尔滨银行发布公告,称“内资股股权结构可能发生变动,决定撤回A股上市申请”。

时代周报记者注意到,在彼时证监会的反馈意见中,第一条对规范性问题的意见就是对哈尔滨银行股权不清晰等问题的质疑,要求中介机构加以核查。该行招股书显示,经过多轮股本变更、增资扩股、未分配利润转增股本等,哈尔滨银行自设立至2017年9月14日共发生过1426次股份转让,并截至2017年6月末“尚有76名股东无法取得联系”。

资本压力仍在不断加大,回A股之路又被切断,哈尔滨银行该如何破局?上述股份制银行华南区域分行负责人猜测,已在H股上市,下一步应该是发行优先股融资“补血”。

回复

请输入你的评论!
请在这里输入您的名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