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资本寒冬与不断攀升的成本压力双重夹击下,一些近年来成立的新基金公司开始遭遇生存考验。一家今年成立的新基金公司的总经理透露,原本以为1亿元注册资本金能够支撑三年,但随着各项成本的攀升,个别新公司已经急需补充资本金。事实上,随着行业马太效应凸显,新基金公司往往是“夹缝”中求生存,需要节约各种开支来应对“熊市”的煎熬。

资本金消耗猛升

越来越多的新基金公司高管判断,1亿元的资本金或难以支撑一家新公司三年的运转。

沪上一家基金公司董事长估算,目前一家新公司一年的运营成本中位数在5000万元左右。上述董事长算了一笔账,目前公司有近70位员工,投研团队近30人,这样的人员配置在新基金公司算是“高配”,一年下来各项成本大致在7000万元以上。

上述公司虽然从业内挖了几位优秀的基金经理,但在低迷的市场环境下,新基金发行也是相当艰难,往往首募规模能到两三亿元,但打开申赎后,规模则会出现大幅缩水。上述基金公司董事长预计,要想实现盈亏平衡,需要至少管理100亿元左右的规模,这对于新基金公司而言是一个不小的挑战。

另一家基金公司的总经理透露,早在三年前就决定将公司的注册资本定位于2亿元。在其看来,金融行业是一个周期性行业,很难在短期内实现盈利,随着社会成本的不断上升,1亿元的资本金或难以支撑公司三年的运转。

事实证明,当下,不少新基金公司不得不寻求增资。上述基金公司总经理透露,接下来就会看到有新基金公司着手进行增资。

事实上,今年6月份,弘毅远方基金公告了增加注册资本,该公司股东弘毅投资(北京)有限公司增加出资7000万元。增资完成后,公司注册资本由1亿元增至1.7亿元。这家公司去年底获得公募牌照,今年1月31日正式成立。今年3月份,先锋基金公告称,将公司的注册资本由1亿元增至1.5亿元。据悉,这家公司成立也才2年多时间。

节约成本度寒冬

资本寒冬之下,新基金发行艰难,加之行业“马太效应”凸显,小公司的创业之路走得十分艰难。多家新基金公司人士表示,在行业低迷期,需要节约各种开支来应对熊市的煎熬。

沪上一家新公司的董事长坦言,为了节约成本,作为公司董事长,甚至没有设立独立的办公室。据悉,该公司的员工也是一个人干两个半人的活,就连公司的出纳也是司机兼任。另一个考量是沟通效率。在其看来,扁平化的治理结构将使得决策更加灵活、高效,这是新公司的一大优势。

另一家今年成立的新基金公司总经理表示,员工要有吃苦的准备,一个人要能干两个人的活。据悉,该公司投研人员每天8点到公司开晨会,中午在会议室吃盒饭讨论对行业的看法,晚上还会继续加班。

在业内一位基金分析师看来,未来基金行业会进入真正的洗牌阶段,如果一家基金公司在资本金耗光后依然找不到立足点,同时难以获得股东的继续支持,则可能出现被淘汰的局面,预计未来相关公司的股权转让也会增加。

回复

请输入你的评论!
请在这里输入您的名字